傳承上師
如意寶 晉美彭措法王

 

法王如意寶

法王 晉美彭措生於藏曆水鳥年(一九三三年)神變月之吉祥日初三,出生地為青海省班瑪縣境內的多科智美曲列,意為法源之地。其父名貝德(意為蓮花),母名玉措(意為璁玉海)。

二歲時,伏藏大師汪秀及達秀喇嘛敦多等許多上師,按照伏藏大師列饒林巴自己預言自己的授記當中所列七項不變的標誌,完全無誤地被認證。授記當中寫到:“地不變法源之處,色不變璁玉海中,姓不變蓮花壇上,拉朗化身殊勝童,年不變雞年降生,身不變手中莖城,語不變嚴深廣藏,意不變證悟法身”。

預言中的第一項,出生地為法源之地;第二項色不變璁玉海指的是母名玉措,玉措的漢語意為璁玉海;第三項姓不變預示著父名為貝德,貝德意為蓮花;第四項指出生年為雞年。這些皆一一得到驗證。第五項指上師童年時手掌中尚保留有標誌,第六、七項是說上師將以不變金剛語廣嚴三藏,以不變之金剛意證悟法身;這些也為後來的事實所印證。

年幼時,即取出伏藏,能了知他人的心意。自降生之日起,法王就有俱生無偽的菩提心,並圓滿了前世修行大乘道的標誌,即大慈悲心和信心等。

六歲時,虔誠祈禱文殊獅子吼得加持相,不經學習便掌握了讀和寫,顯密經論大致教義亦已通達。由此因緣,在後來的聞思中,圓滿不共的智慧力,為諸講經師所稱讚,以為稀有無比。

十四歲時,依止堪布梭南仁沁出家,不分教派,廣泛地聞思顯密經論,並開始轉法輪,著作論典,寫下了米滂仁波切修法儀軌“光明乘之心要”,文殊菩薩的法器“寶劍外內密讚歎”,及文殊修法儀軌等眾多法典。

十八歲時,前往石渠江瑪的寂靜處。六年中,依止大成就者堪欽 圖登瓊沛仁波切等眾多上師,學習共同學科,顯密論典。法王依著令上師歡喜之三種供養:財供養、身語供養、法供養,主要以修行供養,成為堪欽 圖登瓊沛之心子。法王常說:自己沒有什麼可資談論的傳記,但能夠令具恩之上師心意滿足,這就是我的傳記。法王談到上師的功德及眾生的痛苦時,於千百萬大眾中,常情不自禁地流下淚來。法王於江瑪寂靜處依止圖登瓊沛仁波切學習時,夏天從不生火,僅靠牧區牧民供養之酸乳作為飲食,所穿衣物乃為寒林處拾取之敝衣,行種種苦行。在此期間,於五大論典等種種顯密經義均融貫通達。

二十二歲時,於堪欽 圖登瓊沛跟前接受比丘戒,對於二百五十五條之比丘戒,如護眼一般嚴謹持守。並於 圖登瓊沛仁波切前,接受了一切續部之王“大幻化網”,以及貝瑪拉密札、龍欽巴尊者的大圓滿的一切教法。於上師處接受灌頂、傳講、口訣,如同寶瓶注入寶瓶一般,智慧與禪定力均不可思議,成為圖登瓊沛意傳承之法嗣。無邊顯密教法,完全無礙地通達,成為具足智慧成就之善知識。於講說、撰著、辯論等事業,廣大無比。

二十六歲,於藏地佛法衰微時,法王在寂靜處依然秘密修持,同時寫作極多論典。其時,智慧護法如影隨形般的護持,消除一切修行的障礙。由於,法王無偽菩提心的展現,其周邊的羊群和狼群能夠和睦同處,不相危害,此為嫻熟菩提心之標誌。法王傳法時,非人亦前來聞法,有種種不可思議之事蹟,然而法王極謙虛,非必要絕不告知任何人。

一九八○年鐵猴年猴月,為恢復以藏傳佛教為主要內容的西藏傳統文化,法王在第一世敦珠仁波切修行地大密解脫光身蘭若,選擇蓮花生大士的降生吉祥佳日,創建了色達喇榮五明佛學院。從此出家學僧日益增多。最多時常住修學的藏、漢、蒙族學僧有上萬人。每逢大灌頂,人數常達十萬多,於彌陀大法會時,人數高達五十萬之上。

除在佛學院講經說法之外,法王還先後應邀到多康下區數百個四大教派的寺廟廣轉法輪。歷經二十多年的動盪,藏地佛法極為混淆衰敗,於此時,法王按照經教的律藏,密咒的續部來整頓佛法,使得多康大部分地區的佛法如黃金般的純淨。

法王不斷地轉動法輪,培植無數堪布,建立佛學院、閉關中心,到各處傳法、教導在家人持守五戒十善,斷除殺生、偷盜等惡行。在一百年前,第一世多珠千仁波切的預言中,即詳細提及:凡與晉美彭措法王結緣之眾生,均可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法王從多康前往五台山中國各地,利益無數眾生。至聖地朝聖時,石上留下腳印,取出伏藏等種種大成就者的現象自然顯現。並在此過程中,修持三根本親見每一本尊加持,尤其是全知米滂仁波切及文殊師利菩薩,得其加持,現證法身智慧,以此能力,弘法事業增長廣大。

一九八八年應班禪大師的邀請,法王前往北京藏語系高級佛學院講學,為寧瑪、格魯、薩迦、噶舉及苯教的眾多高僧講解各教派在見宗上之區別,他並以深廣的教證及理證,論述了各派在究竟上的見解是一致的,並無互相矛盾處。此舉贏得了各教派師生的同聲稱讚,以及班禪大師的高度評價,因而獲頒“藏語系高級佛學院”教授和“藏學研究者”的證書。

一九九○年應 貝諾法王的邀請赴印傳法,尊貴的第十四世 達賴喇嘛聞訊,即直接將法王一行迎請到達蘭沙拉。由於前世的因緣,兩位尊者相見之歡喜,難以盡述。為圓滿 達賴喇嘛的意願,法王為其灌頂、傳講。其他如 頂果欽哲法王、 貝諾法王等許多高僧大德,亦在法王前接受灌頂、傳法。法王先後前往了尼泊爾、不丹、美國、英國、法國、加拿大、日本、新加坡、香港、馬來西亞等國家弘法利生。總而言之,在無數的經部、續部十幾個預言當中所預言的法王事業,如今均已成熟。

二○○三年藏曆十月,法王傳講《寶性論》之際,因示現法體欠安,而先後前往馬爾康以及成都接受治療。

二○○四年一月七日(藏曆十一月十五日),正值阿彌陀佛節日,法王於四川省成都市示現涅槃。

末法時代以佛法的光明之燈引領世人駛往永恆安樂的一代舵手,眾生之大恩怙主──法王如意寶晉美彭措,結束了今生的利眾使命,安然回歸於本初原始光明法界之中。

法王生前為我們留下的遺囑:

“即使有一天我已不在人世,我期望我的弟子們能夠堅定不移地修持並弘揚佛法,力爭將佛法的智慧之炬一代代地傳下去,這就是對我最好的紀念與報恩。”

“在我離世後,我誠懇地希望大家不要因我的離去而喪失對佛法的信心,五明佛學院還是應該存在下去。”

“作為末法時代的說法者,我將一生都用在了弘法利生事業上面。因為我在今世公開地為眾多弟子傳講了本來應該保密的、極為殊勝的密法──光明大圓滿,因此,在我死後,我的肉身應該不會縮小,但我卻並不以此為憾。雖然尋找轉世靈童,已經成為當今的一種潮流,但你們不必去尋轉世靈童,也不必大動干戈地建造靈塔,我將會以另一種方式與你們在一起!”

“希望你們能記住兩個要點:既不要擾亂其他眾生的心;也不要動搖自己的決心。”

清淨戒律是佛法的基礎

聞思修行是佛法的精髓

弘法利生是佛法的結果

聖者法王如意寶 晉美彭措上師的法體於圓寂當日中午左右即被專車運往五明佛學院,並於十六日淩晨三點鐘左右順利抵達。

隨後,法王的法體便被安放在自己生前一直居住的房間內,以非常秘密的方式停放了整整七天。就一般狀況而言,大成就者的法體根本無須隱蔽起來,但為尊重傳統上諸大傳承上師的習慣做法(他們安住在光明境界的景象,恰似愈燃愈亮的酥油燈一般。七日後,當其光明境界日漸擴展至無限境地時,也即不會再受任何外在影響的時候,大規模的信眾朝拜活動才可以被允許進行),在這七天之內,學院未安排任何人前往瞻仰。

而於此同時,定中喚醒的徵象亦開始在法王身上出現:

藏曆二十三日那天,法王的諸大心子們用芳香的甘露水為上師進行沐浴;在上師的頂、喉、心等處分別貼上相應的字;又把阿耶怛那加持字貼在全身各個部位;然後再用白布包裹上師的身軀;又將法衣披在外面;接著諸大心子們又為上師戴上五佛冠;再以裝飾報身所用的上下衣嚴飾其身;上師的手裡還拿著金剛鈴杵,並身著肩帔及下衣。

凡此種種,皆屬報身佛之裝束。眾人後將裝飾嚴整的法王法體迎請到金剛薩埵殿,並將之安放在法座之上。

二十四日開始,各界信眾可以公開參拜法王法體。

幾天後,法王法體不可思議的變化震撼了所有的瞻仰者:上師的身體明顯縮小了。法王生前體重達到過二百四十斤,身高近一米八左右,而大多數拜見者在走經堂後都異口同聲地驚歎道:“法王的肉身怎麼縮小得那麼明顯!”雖說他老人家曾親口講過:“因為我在今世公開地為眾多弟子傳講了本來應該保密的、極為殊勝的密法──光明大圓滿,因此,在我死後,我的肉身應該不會縮小。”這類話語,但事實證明這只不過是自謙而已。

另外,在這幾天之內,於不同時間天空中還出現過不同形狀的各色彩虹。按照大圓滿的續部理論來說,圓寂者離世後如果空中現出橢圓形或出現階梯狀的豎直形光團,則表明此人已獲得殊勝成就;而在法王圓寂後的一段時間之內,這兩種標誌成就的光線全都出現在眾人眼前。

上述種種跡象都昭示:法王應已即生成就佛果。只不過為了度化更多的濁世眾生往生淨土,上師才親身示現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之徵兆。

下述瑞相亦能說明此點:

第一,上師圓寂之日即為阿彌陀佛的節日。

第二,法王圓寂的當日,麥窪(紅原)地方的窪且牧場上,有許多牧民都親眼看到了空中所現的圓形光圈,它並且逐漸變成長條狀的彩虹,從西方游走向成都方向。當地民眾皆深感稀有,後來才知道這乃上師往生的瑞相。

第三,在法王法體接受朝拜期間,好幾次在無任何外來影響的情況下,法王的頭自動傾向西方,臉部也隨即向西方望過去。將其扶正後,又再次歪向西方。在藏傳佛教的發展歷史上,確有一批高僧大德及大成就者在圓寂之後,面部朝向自己一直發願往生的剎土方向。

藏曆十二月初三舉行的荼毗大典上共念誦了四種不同的火施儀軌:聞解脫、金剛薩埵、痛苦自解脫觀音、眾生皆解脫觀音。

當日清晨六點鐘開始舉火,剎那間,熊熊火焰就竄上虛空。經過幾個小時的焚燒,雖然,烈焰的高溫連荼毗塔內的鐵器都熔化掉了,但法王的心臟卻完好無損地保留了下來。

歷史上有很多大成就者,像龍欽巴尊者、貢智仁波切等聖者,在圓寂之後都留下過自己的金剛不壞之心;這次,大恩法王上師也為眾生留下了金剛心,想來這是他老人家將永遠攝受未來一切有緣者的一種標誌與緣起──上師的色身雖已離開了我們,但他的法身將盡虛空界、未來際而與眾生同在!